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故事

母亲的心愿

2019年09月25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冉 英
内容摘要:母亲身材矮小,体型微胖,嘴角总是带着甜蜜的微笑,慈祥和蔼。

母亲身材矮小,体型微胖,嘴角总是带着甜蜜的微笑,慈祥和蔼。

我们家有六个兄弟姐妹,我是最小的,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当年,父母亲都在企业工作,工资低,我们家人口又多,生活是非常困难的。每到开学,六个孩子的学费让他们一筹莫展。父亲经常唉声叹气,埋头抽闷烟。母亲就对父亲说:“吃差点,穿差点,就是砸锅卖铁也得让娃娃们读书,我不能让他们像我一样当个‘睁眼瞎’。”

在母亲的坚持和努力下,我们兄弟姐妹都获得了很好的教育。我们也没有让母亲失望,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都顺利参加了工作,成家立业,过上了平凡而幸福的生活。这对母亲来说,是最大的欣慰。

父亲和母亲的感情很深,相敬如宾,不管遇到什么事,什么困难,总是携手并肩,一起面对。父亲也总是让着母亲。

父亲一直想带母亲出去旅游,但他们总是有操不完的心。我产假结束后,父母义无义反顾地帮我带儿子。我愧疚地给他们许愿,说等儿子大点就带他们一起去旅游,他们总是安慰我说,没事的,娃娃太小,出门不方便,等大点再去吧。

没想到,我的父亲没有等到这天就离我们而去了。

父亲的病逝,对母亲是致命的打击。她再也得不到父亲体贴入微的照顾了,再不能一起散步,再不能手牵手说笑着去买菜做饭,整个人都垮掉了,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们轮流去陪伴她,给她说各种有趣的事,但都提不起她的兴趣。她经常呆滞地望着父亲的照片说:“老头子,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不管啊?等着我,几年后我就去找你团聚。”母亲老泪纵横,我们也泪流满面。

大哥、二哥在成都工作,三哥在贵阳工作。他们怕母亲过度伤心,就接母亲去照顾。母亲在哥哥们的家住不到十天,就坚持要回家,说父亲在老屋等她,她要回去陪父亲。我们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她,几天后她就把保姆辞退了,生气地说,我好脚好手的不需要保姆,不要浪费钱。

都说时间是疗伤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我们细心的照顾下,母亲渐渐地从父亲离去的悲伤中缓了过来,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让我们安心了不少。

可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六月,我小哥因心脏衰竭离世。我们非常纠结是否要告诉母亲,我们除了悲伤外,更多的是担心母亲,毕竟母亲已是85岁高龄了。火化的当天,我们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母亲接到火葬场,我们的初衷是想让母亲最后看一眼她心爱的小儿子,免得让她日后知道了怪我们隐瞒她。当母亲看到小哥躺在冰凉的推车上时,瞬间就晕了过去……

小哥的离去,对母亲的打击也是致命的。母亲一下瘦了许多,说话做事越来越糊涂,一件事要重复无数遍,还常常自言自语。周末,我都会接母亲到我家,给她做好吃的,给她洗澡,洗衣服。

有一天,母亲突然问我:“姑娘,你好久退休,我想来和你住,看我有没有这个福气,能不能等到你退休。”我背对着母亲,眼泪不停地流,沧桑和无助,终于让她产生了对子女们的依赖。

母亲年轻时喜欢看电影《刘三姐》,她最大的愿望,是想和父亲一起去刘三姐的故乡桂林旅游。自从父亲离世后,她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我告诉母亲,十月份带她去桂林,母亲很兴奋,数着日子盼着这次心心念念的旅程。

(责任编辑 权利)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