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连载

长征十日

2018年12月11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李泽文
内容摘要:此时,天空中再次传来敌机巨大的轰鸣声。显然,敌机在五里坡加油后,再次返航了。这让欧震进一步看到了获胜的希望,他从士兵手中抢过一把冲锋枪说:“弟兄们,咱们九十二师的名节就在此一战了,跟着我,冲啊!”

(接2018年12月3日)

此时,天空中再次传来敌机巨大的轰鸣声。显然,敌机在五里坡加油后,再次返航了。这让欧震进一步看到了获胜的希望,他从士兵手中抢过一把冲锋枪说:“弟兄们,咱们九十二师的名节就在此一战了,跟着我,冲啊!”

十倍于我的敌人,在欧震的亲自带领下,不顾两边山头的红军阻击,在空军的支援下,朝赖传珠他们据守的主阵地扑来。

随着赖传珠的一声令下,中路阻击敌人的红五团三营和机枪排的战士开始依靠阵地优势,朝冲上来的敌人射击起来。

敌人的飞机也开始对红军主阵地疯狂扫射。

看着在头顶上盘旋的敌机,赖传珠说:“同志们,不要管天上的飞机,瞄着地上的敌人,给我狠狠打啊!”

因为赖传珠发现,敌人的飞机虽然疯狂,但由于雾大,虽然敌机俯冲射击在掠过红军阵地时有威胁,但飞机速度快,几秒钟就过去了,对红军的威胁和作用不是很大。

地面攻击的敌人看着飞机掠过红军头顶,由于山高林密,但杀伤力却打了折扣,两边山头的红军一营和二营,伺机拦腰攻击下来,敌人顿时阵脚大乱,几次冲锋都被红军打下去。

虽然欧震一个师的兵力,两边攻不上去,中路突击不了,被红五团压制在山脚下,几乎动弹不得。

天空中再次传来敌机疯狂的轰鸣声。

山脚下欧震看到飞机再次前来增援,又一次整合起部队,朝赖传珠固守的中路袭来。

机枪排的四挺重机枪再一次吐出愤怒的火舌,可是敌人的进攻在飞机掩护下,更加疯狂。眼看着敌人就要攻上来了,一场肉搏战已经不可避免。赖传珠大声说:“上刺刀,敌人要想通过这里,必须从我们的尸体上踩过去!”

随后,赖传珠看到山谷中的中央军委纵队已经过得差不多了,命令通讯员道:“命令一营和二营伺机向我们靠拢。”

通讯员大声回答后,分别朝一营和二营的阵地跑去传达命令去了。

红军战士们纷纷装上了刺刀,朝已经攻上来的敌人冲去。

此时,敌人的飞机再次对红军阵地进行俯冲射击,冲出战壕的赖传珠突然身子一震,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鲜血汩汩地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警卫员于占鳌一把将赖传珠抱在怀里大声叫道:“卫生员,卫生员,政委受伤了。”

卫生员跑过来,拿出急救包,撕开了他的衣服,把急救包塞了进去。

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赖传珠大声说:“一定要把敌人打下去!”

政委受伤,更加激起了这些红军战士的愤怒之情,国军士兵看到红军战士举着枪刺,不退反而朝他们扑来,顿时吓得赶紧后撤,敌人在飞机掩护下的疯狂进攻再次被英雄的红五团击溃。

战斗从早上八点开始,欧震师一直打到中午,一个师的敌军竟然被红五团生生挡在了这里。

但是,由于一营和二营放弃了制高点,向中路阻击的三营靠拢,敌人趁机占领了两面的制高点,如果继续打下去,两边山头的敌人对中路阻击的红军已经形成夹击之势,情况不容乐观。

几次昏迷几次醒来的赖传珠,看到阵地还在,欣慰地说:“同志们,我们的任务是保障中央军委纵队安全通过。哪怕我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绝不能让敌人追赶上我们的中央军委纵队,现在由一营长代理我的职务,负责指挥。”

一营长说:“请政委放心,人在阵地在!”

二营长说:“政委,你就安心休息,我们绝对不会让敌人从这里通过!”

只是,此时的赖传珠由于伤口的剧烈疼痛,再次昏迷过去。

这时,一个红军战士兴奋地报告说:“政委,烟火!”

赖传珠再次苏醒过来,他在警卫员的搀扶下,回过头去,山谷的尽头,中央军委纵队安全通过的烟火升腾起来。

赖传珠脸上带着微笑说:“同志们,我们红五团终于完成阻击任务了!”

这是一种胜利的微笑,更是一种完成任务后的欣慰。接着,赖传珠再一次昏迷过去。

一营长命令道:“交替掩护,撤!”

红五团用担架抬着政委赖传珠,采取边打边退的老战术,逮着机会,发现地形有利,又适时教训一下欧震,让他追击的部队,看到山头就发怵,竟然近不得红五团半步,追击似乎变成了送行一般。因伤势严重,赖传珠被送往军团卫生队治疗休养。部队天天行军打仗,随军行动的卫生队医疗条件极差,赖传珠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多次昏迷过去,后经多方抢救,才转危为安。

1935年7月,他的伤势稍有好转,尚未痊愈,又回到红五团,领导全团爬雪山、过草地,胜利到达陕北。

许多年以后,当欧震知道,在兴义的猪场坪打败他的是比他小十一岁的赖传珠,特别的感慨。本是抗战名将的他,在解放战争中,再次被华东野战军打败,由欧震指挥与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两次战斗,都以他完败为结局。

1955年,赖传珠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时,此时身为国军上将的欧震更是嘘唏不已。他本是南昌起义的骨干部队,要不是当年他见风使舵,临阵叛逃,至少也是解放军的上将军衔,就用不着在台湾那个弹丸之地,偏安偷生,直至终老。

猪场坪的战斗,是中央红军进入贵州境内的最后一战,也是进入盘江八属之地的黔西南部的最后一战,也是红军在贵州境内与敌人打得极为惨烈的一战。红五团一个团的兵力,多次打退敌军一个师的攻击,保障了中央军委纵队安全通过了山谷,为中央红军顺利进军云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十三日这一天,担任断后任务的一师三团,到达贞丰牛场、者相一带。

第二十二章:护战友子珍负伤

出威舍进军云南

完成阻击敌军的任务后,红五团在一军团一师二团的接应下,顺利归建。

同样是二十三日这一天,由于追击红军的欧震部被红五团成功阻击,中央军委纵队安全通过了猪场坪一带的山谷。但是,休养连的红军女战士们,由于抬着伤员,行动相对迟缓一些,但同样把敌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红军消失在威舍的大山深处,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命令飞机继续寻找红军。

休养连来到猪场坪一个树林相对密集的山坡上时,看到后面的敌人已经被远远抛在后面,一时半会追不上来,连长于是命令大家休息吃饭。

贺子珍同志一直跟随休养连行军。产后虚弱的贺子珍一路紧张行军下来,也累得够呛,吃过干粮后正靠在一大棵树下,想借这个间隙休息一下。不想,此时,天空中传来敌机马达刺耳的轰鸣声,两架敌机盘旋着,在寻找红军的踪迹。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任姝雯)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