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连载

永康堡

2018年12月11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罗松
内容摘要:袁祖铭恨声道:“非是他不容我,而是王文华断我退路!”

(接2018年12月3日)

袁祖铭恨声道:“非是他不容我,而是王文华断我退路!”

四浪心中一凝,看到袁祖铭一脸愤恨,深感不安,不由问道“为何?”

“我跟表哥见到唐继尧,唐继尧明言,非常欣赏表哥之英勇善战。”何厚光答道,“然而此时,滇黔会盟,接纳表哥必然开罪王文华,若其倒向熊克武,滇军在川利益必将完全失去。唐继尧赠我表哥大洋三千,说是等有机会,定会亲自派人相请。”

袁祖铭将酒碗杵停在桌面,怒声说道:“想我袁祖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熊克武、顾品珍也曾恭维一声‘金须将军’,岂是图三千大洋之辈!”

四浪真不知如何相劝,想了半天,开口说道:“你爱看书,趁机会,读几本。”

“不行。”天色已晚,袁祖铭今日不用赶路,心中气恼更胜当日,他酒已喝醉,大着舌头说道,“天下之大,就不信没有我袁祖铭立锥之地!西南不容我,那我就北上,实在不行,投奔北洋,也总比窝居这偏僻乡野来得畅快!”

历经三年,永康桥终于建成。竣工之日,城乡民众数万人立于山头,山为之满。刘显潜手下各地官员纷纷来贺,为修此桥刘显潜所出的五万大洋,只怕收回数成。

永康桥头,盘县知事王治手捧贺辞,念得摇头晃脑:“砺耶带耶,维黔之疆,矢耶砥耶,维道之光,懿哉刘公,弥永而芳,敢告来者,视此津梁。”

名流、官员、商绅们高声喝彩,两岸围观乡民虽然根本听不清桥头官员念些什么,但该桥建成,通行大便,安全更有保障,也跟着欢呼。刹那间,黄泥河两岸山呼海啸,乐得刘显潜连连挥手。

一名山羊胡须尽白的老者挤出队列,走到刘显潜身边,深作一揖,颤颤发言:“王知事贺辞,精辟到位,又不吹嘘,当镌刻摩崖于桥头崖壁,以供后人瞻仰。”

“对!”另一名老者接道,“此桥建成,可谓‘滇黔锁钥’,千秋之大功德,非刘督办莫属。老朽以为,刘督办世居下五屯永康堡,这桥嘛,理当定名‘永康桥’。”

桥头又是一片欢声。

正在这时,一名军官飞奔而至,将一封电报急急交到刘显潜手中。刘显潜接过扫视一遍,不由面色巨变,一声“鬼扯”急怒交集。

游击军参谋长周农风把四浪叫到刘显潜身边,刘显潜马上命令:“四浪,你跟周参谋长进城,提兵五百即刻动身,前往安顺接应你显世堂叔。记住,一定要星夜兼程,马不停蹄,不能鬼扯!”

事起突然,其实也在刘显潜的意料之中,不过,是他对结果的最坏打算。

堂弟刘显世时时来电与他商量如何应对越走越远的王文华兄弟之时,唐继尧向刘显世去电一封,言当今正是云贵崛起之时。云贵欲有作为,贵州王文华必将掣肘,如今之计,需先去王文华总司令之职,以滇系将领韩凤楼代之。

刘显世正为外甥尾大不掉烦恼,唐继尧之念正合他意,遂复电支持,并立刻行动:支持薛尚铭在黔军内部秘密组织反对王文华的靖难军,号称十营,设司令部于四川安岳,宣誓拥护刘显世,反对王文华;派长子刘刚吾至湘西洪江找到刘显潜游击军第一路司令王华裔,通电历数王文华十大罪状,公开讨王。

刘显世将此役视为存亡之役,电召在北京的兄弟刘显治回贵阳共同策划,还发电报请兴义堂兄刘显潜飞调游击军第二路三个营及王华裔路一个连入驻贵阳。刘显世孤注一掷准备解决外甥王文华势力,刘显潜知道并不容易。王文华的部队屡打硬仗,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事成之机最多五成。然而,箭在弦上,他也只有全力支持刘显世一途可走。

事情正如刘显潜所料,王文华在贵阳的实力虽然仅有何应钦的警察部队及新建的第八团匡文汉部,但其兵力部署也可与刘显世所调各军形成对峙局面。在四川与熊克武作战的王文华腹背受敌,不先解决贵州内乱,要取得四川战场胜利也不可能,面临全军覆灭危险,王文华当机立断,命令全军返黔,他心里十分清楚,若不清除大舅身边那群老顽固,自已率军在外发展,迟早有一天会被算计。接到何应钦一封又一封的告急电报,让王文华下了“清君侧”的决心。

为了避免“以甥欺舅,以下犯上”的骂名,王文华令卢焘代总司令之职,率万余黔军返回贵州。而他自己,则以养病为名,带着参谋长朱绍良前往上海。

万余黔军退回贵州,驻扎于遵义,仅王文华的警卫营前往贵阳。之所以派出警卫营单独前往贵阳,是因为营长孙剑锋是刘显世次子刘剑吾的小舅子,刘显世不相信他会动手。

事变之日,何应钦坐镇贵阳警察厅指挥,接过谷正伦、孙剑锋最后确定的行动对象名单一看,不禁皱了皱眉,说道:“除郭重光、熊范舆、何麟书、丁宜中四个首恶,其余之人不过是走卒小兵。翦除为首四人,足以震慑其余众人。”

全城戒严令一下,人称“面似一团火,心如一团冰”的孙剑锋立即下令行动开始。

刘显世所依靠的武装,战斗力实在不敢恭维:警卫营贺永顺、陈子清两个连分别缴了刘显潜手下张三元、凌国铣两个营的械;机枪连缴了保护刘显世督军署王梅村的械;黔军窦居康连缴了王华裔手下一连的械……

省政府顾问郭重光被处决于北门司马桥;省长公署秘书长熊范舆被堵杀在家中;民政厅长何麟书躲入邻家厕所,但其在家二子一侄惨遭割头;省长公署秘书丁宜中因要照顾祖父,发现来兵及时,避上祠堂后楼躲过搜捕,次日扮成学生模样逃离贵阳。

王文华的本意是清除大舅身边之人,然后依然拥护大舅为贵州首脑,只要把重要位置都换成新人,大舅不想跟着自己的脚步走都不行。不想谷正伦、孙剑锋等军官下决心要拥王文华为贵州之主,逼刘显世让位成了他们行动的最终目的。

事端初起之时,刘显世以为是王文华手下与省内同事闹矛盾,准备出去调停。推开督军署大门,护卫部队全部换了人,官兵唬着脸,门都不让自己出。刘显世怒骂一回,门外官兵置之不理。身边副官上前,几柄刺刀就抵在身上。

刘显世知道大势已去,立即通电全国,解除三省联军副总司令和贵州省长职务,命人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兴义。天亮后,他再次打开大门准备离开,但包围督军署的机枪连并没有接到放行通知,不准刘显世擅动。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任姝雯)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