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读书

长征十日(连载)

2018年12月03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内容摘要:长篇历史纪实小说连载 李泽文/著

(接2018年11月26日三版)

当孙渡部取道兴仁巴铃,朝兴义县的红板桥追击红军的时候,欧震紧紧咬住中央红军的军委纵队和五军团不放,他知道自己在显身手的机会已经到来。

在品甸东南面的狮子山,欧震追击红军的先头部队受到了红军干部团的阻击,但由于红军急于赶路,也就是迟滞了他的先头部队几个小时,红军干部团随即撤走了。此时,他再次得到消息,在新寨阻击红军的肖致平部被红军突破,红军企图朝黄泥河方向进入云南。黄泥河虽然只是一条小河,但两岩沟壑纵横,不利于红军的大部队迂回和展开,如果在黄泥河一带重创红军或者消灭红军,欧震知道,这个功劳比天还大,不愁战后还不能得到蒋介石的信任。此时的薛岳也明确告诉欧震,由于从云南五里坡起飞的空军,因为山高林深,加上山间雾大,难以对红军实施有效攻击,如他能咬住红军主力,就会得到空军的大力支援,这无疑在欧震立功心切的梦想中,又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更让欧震兴奋不堪。

在新寨,欧震一路收容了肖致平的残部,力量得到明显加强,对他咬住红军并一举歼灭,更是增添了不少信心。由于红军且战且退,欧震部很快追击红军来到了猪场坪。

从望远镜里,欧震看到,过了木浪河,沟壑中只有唯一的一条山间小道,这是红军行军的唯一之路。

欧震放下望远镜,对参谋长说:“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红匪就在这山间小道上行军,联络空军,轰炸两山之间,同时,命令一团二团,以连排为单位,互相策应,进入山间小道加紧追击。”

参谋长大声答道:“是!”

不一会,山间传来飞机巨大的轰鸣声。

欧震得意地狂笑道:“空军这一轮轰炸,红匪要想从这山间小道上安全脱身,比登天还难了,指挥部前移,命令部队全线出击!”

欧震知道,在通往威舍这唯一的山间小道的两边山上,肯定有红军的阻击,但他知道红军且战且退的战略,即使遭遇阻击,也只是红军的断后部队,于是,命令两个团的兵力,分别对山路两边的制高点发起冲锋。

占领西北面制高点的正是红五团一营。

看着敌人如出巢蚂蚁般黑压压地压上来,一营长感慨地对副营长说:“这个欧震,怕是老本尽出了。同志们,我们千万要沉住气,多阻击敌人一个小时,我们的军委纵队就多有一小时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副营长说:“敌人要想追击中央军委纵队,势必将会重点攻击我们这里,这是一场恶战啊。”

战士们子弹上膛,眼睛盯着一步步摸上来的敌人,说道:“营长放心,这样的阵势又不是没见过。”

营长将手枪插进枪袋,接过战士递过来的一把长枪说:“集中火力,把敌人的第一次冲锋打下去,他们就不敢小瞧我们了。”

副营长说:“只有八十米远了。”

营长说:“再放近些!”

一会后,副营长报告说:“五十米!”

营长说:“集中火力,打!”

端着枪埋着头朝山坡上摸来的这些国军士兵,远看快要到达山顶,都没有遇到红军阻击,胆子大的,以为这个山上根本就没有红军,身子也站直了,想不到这时候山上传来一声巨吼,接着红军射击而出的子弹,排山倒海般袭来,十多个士兵来不及反应顿时中弹倒地。

突如其来的射击让这些差不多得意忘形的国军士兵,顿时慌了手脚,有那没中弹的,看着同伴身上汩汩地流血,脑子中唯一闪过的念头除了原地趴下外,就是后撤。

紧接着,红军的手榴弹如起点般朝头上飞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让这些国军士兵最后那一丝丝侥幸心理被彻底突破,虽然长官在后面不断明枪阻止退却,但红军集中火力的这一轮阻击,让这些国军士兵已经完全崩溃。

与此同时,攻击东南面制高点的国军另一团同样受到红军二营的顽强阻击,几乎与攻击一营的敌人同时崩溃。可是,敌人依仗人多,对一营二营固守的阵地采取轮番进攻,特别是一营的阵地,由于第一次冲锋被红军狠狠打退,欧震似乎明白,要通过这里去追击红军,必须拿下这个山头不可,所以,他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一营固守的阵地上。

敌人再一次朝一营的阵地扑去。

数倍于一营的敌人,此次变得格外小心起来。他们走几步又停下来,不断朝一营的阵地射击,企图用强有力的火力压制住一营的射击。

为了有效杀伤敌人,一营的战士都隐蔽在临时修筑起的工事里,直到敌人扑到阵地前几十米后,一营的战士这才从战壕里伸出枪来,又一次集中火力向疯狂的敌人射击。

赖传珠从望远镜里看到,敌人已经接近一营的阵地,一营的战士已经安装上刺刀,和敌人打起了肉搏战。

敌人的疯狂进攻,再一次被一营打退。

举着望远镜的欧震看到攻击一营山头的部队被击溃,对参谋长说:“让空军轰炸这两个山头。”

参谋长说:“空军从五里坡起飞,刚才轰炸山谷,此时已经返航加油去了。”

欧震无奈地说:“命令所有部队,朝中路进攻。”

参谋长说:“师座,红匪占据了两边山头的有利地形,从中路进攻,就会成为两边山头的活靶子啊!”

欧震说:“从刚才红匪的火力判断,两边山头各是他们的一个营,那么中路最多也只是一个营。告诉弟兄们,我欧震成败关键在此一战,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也顾不得许多了。临阵退缩者,杀无赦!”

于是,两边山头退下来的敌人,又在山下集结,他们开始进攻红五团的中路。

看着敌人重新在山脚下集结,赖传珠说:“敌人在两边山头吃了大亏,以为中间有好果子吃,同志们,你们告诉我,我们是软柿子吗?”

红五团三营、机枪排的战士大声答道:“不是!”

赖传珠说:“同志们,大家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欧震是何许人也吧?”

红军战士们都说:“国民党呗!”

赖传珠说:“是的,他是国民党不错。可大家不知道,他还是南昌起义时的功臣。可是,就是这个欧震,在敌军围剿根据地时,竟然带着一个团的战士投奔了敌人。今天,我们不但要掩护首长通过这个山谷,我们还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叛徒。大家有信心没有?”

战士们都答道:“有!”

赖传珠说:“中央军委纵队安全通过山谷后,会燃放起烟火通知我们,没有见到烟火,我们就不能撤,这是死命令,同志们,共产党员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

虽然扼守中路,但这也是一个山坳,从地形上,也有着先天的优势。

(未完待续)

长篇历史纪实小说连载 李泽文/著 

(责任编辑 舒鹏倩)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