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读书

破茧碟飞书虫梦

曹 锋

2018年12月01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内容摘要:我爱读书,朋友们都说我是书虫。上小学时,我是一条瘦弱的小书虫,蚕宝宝一样趴在小人书上、《作文》《儿童文学》上,东瞧瞧、西望望,咀嚼着文字,像在春风里咀嚼着香甜桑叶。记得语文老师说过,同学们要养成读书、写日记习惯;还要摘抄名言、警句、对联等。我记住了老师的话,索要父亲珍藏的奖品——红皮日记本,写上自己名字,开始一边阅读,一边摘抄。

我爱读书,朋友们都说我是书虫。上小学时,我是一条瘦弱的小书虫,蚕宝宝一样趴在小人书上、《作文》《儿童文学》上,东瞧瞧、西望望,咀嚼着文字,像在春风里咀嚼着香甜桑叶。记得语文老师说过,同学们要养成读书、写日记习惯;还要摘抄名言、警句、对联等。我记住了老师的话,索要父亲珍藏的奖品——红皮日记本,写上自己名字,开始一边阅读,一边摘抄。很快,日记本上被我伸胳膊蹬腿的汉字抄满“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等名人名言。现在还记得,四年级摘录的一幅长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是大作家蒲松龄撰写的对子。因为读书多,作文有文采,老师便在课堂当范文诵读;同学们羡慕,我有点自豪。

坚持阅读并做读书笔记,瘦弱“小书虫”逐渐成长;这便是我青葱岁月读书记忆了。后来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在报纸上看到,贾平凹新作《废都》将在《十月》上发表;新书预告说,该书堪称“当代红楼梦”。便心心念念,趁早和报刊亭老板联系,嘱托一定要给我留一本。我经常买书,和老板已是朋友,说好了的事情,可就是放心不下,隔三差五还要去看看。老板揶揄我,买一本书比追女朋友还上心!好歹拿到了书。我双手捧着绿皮《十月》杂志,如获珍宝,闻着淡淡墨香,深深陶醉。关起宿舍门,畅游书海里;夜深了,怕影响别人,到楼道走廊读;后来转移到公寓楼外路灯下读,再回到公寓钻进被窝打着手电读。四十万字长篇小说,我两天一夜读完:庄之蝶城墙吹埙缥缈虚幻余音至今萦绕。后来,我的《十月》在朋友间传阅,终成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一去不返,“书虫”至今心疼不已。

单行本出来后,我买了第二本《废都》,十二元五角。封面素雅,灰、白色渐变,中间一团揉皱白纸,意象缠绵耐人寻味。第二次阅读该书,多了从容,细细品读。后来,我又花39元买来第三本新版《废都》:艳丽桃红色书皮,作者手书“废都”二字竖排,大气不失妖娆;这两本,一直珍藏着。再后来,陈忠实《白鹿原》、高建群《最后一个匈奴》、京夫《八里情仇》、程海《热爱命运》纷纷面世,我一一购买回,埋头津津有味地阅读。这五本“陕军东征”书翘着艺术兰花指,挥舞飞天长袖委婉将我引入文学“桃花源”,我和书本相恋,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怡然自得。如今,书本是我滚滚红尘的知己和贴身朋友:书桌上、沙发旁、枕头边林立;夜阑人静,孤灯独影,专用床桌,红袖添香。

竹菊梅兰可养性,琴棋书画自陶情。

古人云,游名山、读奇书、见伟人以养浩然正气;我现在每天不读书,就像不喝水一样不舒服。阅读让我开阔视野、增长智慧,明白人应该“像牛一样地劳动,像土地一样地奉献”;在阅读中逐步提升境界和高度。读贾平凹散文,读莫言小说,心知“莫言如魔,平凹不假。”莫言文字继承乡党蒲松龄文笔,魔幻精灵,于不动声色中令人灵魂震颤。贾平凹散文灵动飘逸,山水之间逸兴遄飞,乃真性情大智慧。读张爱玲、沈从文散文需细嚼慢咽,于色无声,不经意间灯火阑珊美不胜收;读传统经典《论语》《道德经》《古文观止》《史记》《吕氏春秋》内涵丰盈受益多多。

在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书籍森林里,我只是一只小小书虫,梦想着一天破茧蝶飞,如庄周身心自由。

(责任编辑 杨孟德)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