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文讯

同学老六

2018年11月02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赵 武
内容摘要:除了肥肉多点,说起来,老六真是个聪颖之人。早些年,还只有77斤的时候,骨骼清奇,眉目清秀,放到今天也是韩版。少年时,亦有壮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做栋梁的目标看起来不远。马有失蹄,篮球场上嗨翻的老六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手上,那是77斤+的力量,断了,是右手。老六从医院回到家,又被老父一顿暴打,满地找牙。长兄如父,大哥看不下去,护着老六到了自己的家。

老六是我的一个同学。三载同窗,二十八年相识。

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年代久远,是排行,还不带罚款的那种。

出云南,返贵州,下高速寻饭点。深秋的罗平,正午阳光,蓝天白云,正是最舒服的季节。因贪恋松茸的鲜美,在一家野生菌饭店,点了火锅,腊排骨炖野生菌。松茸洗净、切片,盘子里摆成弯月,端上来,两小碗蘸料。

“这个有芥末,怕有些人吃不惯,另外做个酱油和醋的。”

那鲜爽。老六的眼,顿时直了。

“还是……吃点酒吧!”老六的普安腔说得犹犹豫豫。美味,不下点酒,也是寡淡得很。原本安排下午还要动车的。

“吃嘛!昨晚的荞子酒不是还剩好多?”

这决定容易下。周末,闲人多,有的是开车的人。

火锅现炖。二十多分钟闲暇。老六开始炫耀起他的茶杯来。钛合金外壳,“好几百块钱”,各种保健功能,水进去,再倒出来,都成了仙丹。“早上7点多泡的茶,现在五个多小时,水还是烫的”。最关键的是,杯子有密码,一般人打不开。

只是,杯子到手后,才发现有个雷人的商标,杯沿上方,赫然两个字母:“SB”。大写。是厂家名称缩写的首字拼音。

“我怕着人笑,摆了好几年。第一次拿出来用。”

掀开密码盖,拨弄了下,递过来:“你试,打得开不?”

接过来,轻松扭开。一脸鄙夷递回。

“咦?”老六再掀盖,拨弄了好几下,盖上。自己试着扭了好几圈,没打开,递过来:“这回,谅你!”

转,杯盖“嗒嗒嗒”,只是响,打不开。

“给是?”老六得瑟,胖嘟嘟的笑,一身肉在抖。掀开密码盖,拨,即将展示他的独家。

“拐求,我设的密码是好多?刚刚就随便往前面抹了一下,我也没记。”

“哈哈哈……”

拨一个,不开;又拨一个,不开;再拨,不开……

老六突然热起来,脱了外衣,继续。间歇,抽张纸巾,擦额头,“汗都整淌了。”

笑声,带着嘲讽,从密码发展到商标。看老六满头大汗的脸,越看,越像那两个大写的字母。

火锅终于上来,老六放下杯子,吃酒,吃松茸,啃腊排后,仍不甘心,又去拨弄一番。

“回到家一定要把这个密码打开。”

0到9,十个数字,两位数的密码,组合也就100种。不多。

“茶水不会馊吧?”

“不会!”老六说得斩金截铁。取下眼镜,拿纸巾擦一下眼角,说是芥末辣出的眼泪。

除了肥肉多点,说起来,老六真是个聪颖之人。早些年,还只有77斤的时候,骨骼清奇,眉目清秀,放到今天也是韩版。少年时,亦有壮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做栋梁的目标看起来不远。马有失蹄,篮球场上嗨翻的老六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手上,那是77斤+的力量,断了,是右手。老六从医院回到家,又被老父一顿暴打,满地找牙。长兄如父,大哥看不下去,护着老六到了自己的家。

那天是七月二号。

一九九零年七月七号,一大早,老六打着石膏绑着绷带从大哥家走出来,毅然决然走进考场。两个手指勉强能动,忍着剧痛,老六握着2B铅笔,涂黑了决定一生命运的无数个圈圈。

“我没写作文。”老六颤动着满脸的肥肉,吃一口酒,嗤之以鼻地说:“要不然,我会跟你们在一起?”

120分的语文,好像他能写到40分的样子。不过,真有了这40分,确实是跨过了花江。老六在想象中,成为了贵阳的栋梁。

此后老六玩心大起,满世界追着四大天王的录像看,全城的录像厅都留下了他的踪迹。还旮旮旯旯找酒喝,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他飘浮的身影。有一天大醉大梦刚觉,想这段放荡的日子,虚度了青春,消磨了壮志,悔恨由心而生。幡然间,老六决定不再有负韶华。

老六要去学打字。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高科技。王码五笔的出现,让中国“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计算机已经发展到286,互联网刚刚被发明出来……

背字根,学DOS,老六屏蔽了狐朋狗友的召唤,站到了新兴科技的前沿。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结业证书。

从此以后,老六远离了电脑,把人生的路走得越来越精彩,而后急流勇退,甘于平凡。

二十八年,弹指间。老六似乎除了肉之外,其他都在下降。

2013年,培训班上,同学之间互留手机号、QQ号、微信号,做通讯录。

到老六:“你QQ?”

“没得。”

“嗯?”问的人被吓一小跳:“微信呢?”

“没得。”

“你用什么打字?”

“手写。”

同学瞥一眼桌上的手机,忍不住说了句:“你厉害啊,硬把苹果用成了老人机。”

隔几天的饭桌上,老六兴奋对大家:“晓得不,我会用QQ了,你们加我……”

“老六,现在记得几个字根?”

“早记不得了,就记得一个DOS命令,dir。”

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们同过窗。

但似乎……

确实,同!过!床!

巨汗!

老六抖动着170斤的身体,花样年华不断闪回。

山珍,土酒,加上一个SB的话题。两小时,一餐饭,揶揄自嘲相伴。那笑声,可以持续经年。

(责任编辑 权利)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