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文讯

【见证】四十年,四次搬家家更好

2018年11月15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内容摘要:从青山中学的砖混房,到现在的电梯房,我家历经四次搬迁,历时四十载,见证了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父母一代人的奋斗和辛酸,还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和幸福。

从青山中学的砖混房,到现在的电梯房,我家历经四次搬迁,历时四十载,见证了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父母一代人的奋斗和辛酸,还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和幸福。

—— 题 记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时,我家新搬入一排白墙灰瓦的混砖房屋。这是我记忆中家的最初模样,虽然很简陋,但房前屋后满载了欢乐,至今思来依旧快乐无比。

房屋大约20来平米,两间相通,单砖砌墙,木梁灰瓦,前后通风。前院是一条长长的泥地,大家共用,泥地前是一大块天然草坪,是院中孩子们撒欢的乐土。草坪对面是座青松山林,山的后面是一个苗族村寨;草坪左边是一片土地,一年四季生长着不同的庄稼;右边则是通往父母上班和外出赶集的小路,小路旁边有一个深潭,一条青绿的小河不知从哪里流入潭中,又从潭中流向远方。房屋的后院约有五六平米,两户共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厨房,后院对面也是一片土地和山坡。这就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普安青山中学的教职工宿舍,统一分配,没有产权,没有差别。屋外门窗一致,各家陈设也极其简单,主要物件就是床、桌、椅。我家也不例外。但父母最珍爱的是那张“豪华”大书桌。说它“豪华”,不仅因为它朱红色的桌身和墨色的桌面格外亮丽,还因为桌上放置的东西是家里最丰富的——台灯、笔筒、书本、木尺、粉笔、还有一块小黑板;说它大,因为虽放置了这许多东西,我还可以盘腿坐在上面看父亲划红勾或红叉。有时趴在书桌一角,看父亲在小黑板上给那些穿补丁衣或流鼻涕的大哥哥们讲解∠A、∠B;有时用父亲的黄色大三角木尺套在脖子上当玩具……围着书桌,是一个人的乐趣。而在前院的草坪上,老鹰捉小鸡、丢手巾、打沙包、跳皮筋、过家家,轮番上阵,则是一群孩童的欢乐。

1983年,因父亲工作调动,我家搬到了县城——普安盘水一小教师宿舍。新家终于变成我们时常羡慕的楼房。那是一栋钢混结构的三层楼房,学校分配给我家的是一楼一套三室一厨、约50平米的房屋,其中一个房间还是三开窗户,一家四口非常兴奋,住进了这么宽敞明亮的房子。而让我更兴奋的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我,居然拥有了一张自己的书桌,尽管不大也没上油漆,但是经巧手母亲用蓝花布和玻璃一番打扮,顿时俏丽起来。父母对这套房屋更是呵护有加,先后进行了三次大整改,小调整就不计其数了。第一次是将原房凸凹不平的地面重新用水泥填抹一次,既好看又方便打扫;第二次是将地面刷上油漆,全能的父亲还发挥其简笔画特长,在地面上勾勒出许多图画,更具美感;第三次动了大手术,不但将地面全部贴上瓷砖,调整房间布局(如原先的卧室改为客厅),还在不到6平米的厨房加了一个洗澡间。在父母对房屋的不断改造中,不知不觉度过了17个春秋。家里的物件也不断更新换代:黑白电视机、彩色电视机、洗衣机、电话、电冰箱、电炉......记忆犹新的是,家里安装了座机电话。上世纪90年代,安装一部家用座机电话的费用相当昂贵,一般家庭是舍不得花这个钱的。家里装电话那年,我和妹妹都在外面读书,开销本来就大,父母为方便与我们联系,省吃简用存下一笔钱,加之当年教师节优惠,终于实现了全家的电话梦。自从家里有了电话,每至周末,我们最重要的事就是去电信局排队打电话。电话的两头是父母女儿间的牵挂与思念,是一家人的坚守与深情,每念及此仍温情脉脉。

在国家、省、州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浪潮中,我们家这套分配所得的房屋也参与了改革,先后于1994和1998年完成产权71%和补足29%的购房手续,实现实物分配到货币化分配的转变。1998年,普安第一期安居工程住房落成,父母前去参观,立即被那六层高楼所吸引。住高楼、住大房的梦想便在我们家生了根。2000年,全家如愿以偿,迁居至安居工程新房六楼,98平米,三室一厅,南北通透,阳台、卫生间一应俱全。父母常常叨叨,住房分配货币化改革实在好,国家发了存量(补帖)发增量(补贴),还提取住房公积金,自己拿着钱可选择更满意更喜爱的房屋。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发展,人们对住房消费观念的改变和对住房要求的不断提高,黔西南房地产开发、经营得到快速发展。房地产市场走上健康、持续、有序的发展道路,房地产开发进入多元化发展新阶段,许多设计更科学、更宜居的商品房层出不穷。父母退休后,身边的许多老朋友都到兴义买房定居,父母也心向往之。2010年,父母再迁新居电梯楼,108平米,三室一厅一厨二卫。我家实现了从有所住到住得好、住得美的转变。如今,在兴义安享晚年的父母,经常由衷地说道:“我们赶上了美好生活新时代。”

从青山中学的砖混房,到现在的电梯房,我家历经四次搬迁,历时四十载,见证了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父母一代人的奋斗和辛酸,还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和幸福。

(责任编辑 杨孟德)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