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连载

永康堡(连载)

2018年11月15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内容摘要:王文华早已计划好,此次整军,除了解决袁祖铭问题,还要摆脱滇系和老旧势力对黔军的控制。

(接2018年11月5日三版)

王文华早已计划好,此次整军,除了解决袁祖铭问题,还要摆脱滇系和老旧势力对黔军的控制。他将现有的黔军七个团每团抽出一个营,扩军成十个团,摒弃了在黔军中占重要地位的云南讲武系,重用日本士官生,何应钦等六位同期归国同学,朱绍良就任陆军第一师参谋长,其他五人,均任团长之职。此外,师直属部队陆军警卫营、宪兵营、机关枪连、测量队等一应俱全。

这番整顿,贵州已无人能够拥兵与王文华抗衡。就算堂舅刘显潜如今就任全省清乡游击军总司令,但他手上那几路游击军,巡防地方还行,若要打仗,只怕正规陆军身经百战的任何一个团拉出来,都够得他们啃。

王文华还接到哥哥王伯群电报,此时哥哥驻上海,成为南方军政府南北议和代表,刘显世在贵州驻广州代表的职位上,又加给他一个贵州驻上海代表。

护法一役,贵州军政各界加官进爵,一派喜气。唯有袁祖铭功高权解,深深怨气甚至不敢对人透露一星半点,满心委屈也只得暂时隐忍,早已留成的八字黑须竟憋得半带金泽。他名义上身为司令部总参议,实际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闲差,尽职没谁注意,闲散也无人过问。无所事事之余,袁祖铭时时上街逛玩,由于心中愤懑,不几日竟抽上了鸦片,每天不找点来吸一回,浑身的不自在。

袁祖铭心里极度苦闷之时,王文华接到贵阳电报,请其回贵阳参加会议。王文华交代完军务,带上警卫营赶回贵阳。在贵阳,会还未开,段秋菊就找到了他,又要进行采访。此番采访,较前次又自不同,谈到最后,双方眼波你来我往。段秋菊毕竟是新女性,明白表示了爱意。王文华征战不绝,与段秋菊两番谈话均感轻松惬意,内心早生缠绵之念。想想各地军阀,心说自己也是堂堂一省总司令,一妻一妾并不为过。

王文华回到家,跟母亲说了自己的想法。自母亲刘显屏以下,包括妹妹王文湘和妹夫何应钦都不赞成他的行为。作为自己的舅舅,也作为妻子娘家人的刘显世,更不能接受王文华的胡作非为。然而王文华似乎铁了心,任谁劝也不肯听。想着失去儿子失去许多欢乐的家,想着刘从淑无休无止的唠叨,想着段秋菊的温婉体贴和善解人意,王文华心烦意乱,琢磨着跟段秋菊把婚事办了。

当晚刘显世来到外甥家,得到“如果这个家不能接受段秋菊,那么我也不能接受刘从淑”的答复,看到王文华态度十分坚决,想到再劝也没有结果,他悻悻地走了,因为他还要主持第二天的会议,讨论贵州修筑铁路的事情。

王伯群在刘显世首肯之下,为改善贵州交通落后状况,在上海同华侨实业公司草签了修筑渝柳铁路条约,即是从广西柳州经贵阳至四川重庆的铁路修建条约。他召集全省军政要员要讨论的,正是这件事。

会议开始,刘显世提出筑路一事。之前,王伯群汇报此事,督军署秘书长熊范舆是同意的,已向各位大员打了招呼。刘显世会上正式提出,大家都表示同意筑路。

刘显世见无异议,开口说道:“筑路条约提到借款五百万美金,此项款额巨大,如何计划,如何使用,如何监督,不知各位有何高见?”

贪污、挪用等伎俩的高手,与会诸公大有人在。只是,这修筑铁路,实在不懂,高官们都不愿首先开口。

王文华却想起一事,黔军连年征战,军费应付了购械、日常军需等必要支出和伤亡者抚恤支出之后严重不足,黔军历年欠饷,如今数额已是巨大。想到这里,他开口道:“我看能不能这样,这五百万美金,先借一百万出来,将贵州陆军历年欠饷先应付过去?”

“什么?”政务厅长陈廷策反对王文华兄弟染指贵州财政,当即发难:“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咱们黔军欠饷,如今要借钱了,怎么冒出这么个事来?”

王文华心头恼怒,起身辩道:“军队欠饷未报,是因为知道省里财政困难,全军官兵能理解省府艰难。数年来,黔军子弟浴血奋战,九死一生。如今能够挤出钱来,难道就不能先解他们之急吗?”

财政厅长张协陆支持陈廷策,立即说道:“草约规定借款年息六厘,每年利息就得三十万美金。我看,这等拉本作息的还法,咱们贵州万万承担不起,还是不要借为好。”

省议会议长、张协陆兄弟张彭年也说道:“还有,草约还规定,债权人有在省城和通商口岸建设电车、自来水和兴办发电厂等优先权;有优先开辟商埠、修筑码头、兴办航运的投资权。这些事情,若有外国资金参加,将于贵州十分不利呀。”

郭重光也发言:“弊病如此之多,那就得坚决反对筑路草案。”

王文华遭到眼中一帮老朽的群起围攻,连刘显世都看出来,如果王文华不提出挪用借款一事,筑路还可商量,此时,省政府这帮自己的幕僚,分明是针对王文华兄弟。

会议草草收场,没有讨论出结果。

王文华自去准备他的婚礼,他对段秋菊承诺,就算是妾,也要风风光光将她迎娶。王文华正忙之时,外间舆论风传,王氏兄弟操作借款筑路,实为卖省营私。此前同意筑路借款的刘显世、熊范舆也加入反对借款行列。

王文华大怒,派妹夫何应钦去查,缘何会起如此舆论?

原来,张协陆受陈廷策支持,于省内外四散意见书,以铁路借款案攻击王文华兄弟。王文华立时给上海王伯群去电。王伯群回电称,此事明摆着是老朽们发难的前兆,目的就是针对你我弟兄以及团结在你周围的少壮派军政人员,兄弟你凡事小心。

王文华知道,玩阴的,绝不是一帮老油条的对手,此时,只得撕破脸来。他让孙剑锋找来何应钦、谷正伦,商量办法。

人都到齐,王文华将情况及王伯群来电内容讲了,问道:“你们认为,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总司令,还商量个毬?”孙剑锋急不可耐,声音很高,“让我派人去,把张协陆、陈廷策砍了就是,何必麻烦?”

“休得胡言。”王文华喝道。

何应钦想得片刻,开口说道:“二哥,我看这样,既然他们不顾黔军官兵,不如,把消息透露给全军袍泽及伤残将士?”

“对,告诉他们,绝不能放过陈廷策、张协陆。”谷正伦狠狠答道。

(未完待续)

作者:罗松

(责任编辑 杨孟德)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