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文化 >> 文讯

以文字抵御俗世的碾轧

——读钱红丽《独自美好》

2018年11月15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内容摘要:人和人的相遇相识,相交相守,是讲求缘分的。人与书呢,其实也一样。

人和人的相遇相识,相交相守,是讲求缘分的。人与书呢,其实也一样。因为书页间,立着的是人,是思想,是智慧,是性情,也是品味。读者与作者,两两相望,或怦然心动,或陡生厌恶,往往一瞬定“终生”。目前的文字江湖,可谓励志当道,教辅称霸,网络小说则恨不能一家独大——偏偏,我却不买账。我喜欢的,敬重的,钦服的,是不妥协,不随众,不附庸,始终与置身的时代保持恰当距离的作者。譬如钱红丽,譬如她的这本《独自美好》。

一方阳台,三五书卷。木质窗棂透古意,玲珑盆栽染青碧……自然,恬谧,幽雅,任尘世的风八方游走,任岁月的河四时漫流——这样的封面,与书的内容很衬,也是作者心境的美丽投射。全书分作三辑:《岁时记》《书中自有香气》《又见炊烟》。一粒粒文字,如野田禾稻,本色,饱满,鲜活,纯粹,如春天的诗行耐人寻味,小暑的忧伤如梦悠长,肖邦的琴声汹涌着缅怀的哀愁……同作者近年的其他文集一样,如《四季书》《风吹浮世》《一辈子历历在》等,《独自美好》浓郁清新的烟火气息、独标高格的文艺气质与飘然出尘的悠远意境,让人醉溺,让人嗟赞,让人省思……

从乡村到城市,再从江南到江北,钱红丽生活的圈子一直“促狭”“逼仄”,正像她自己说的,“现在的我越活越封闭,拙于与人交集,基本上走的是蚕的道路,把自己紧紧固定在一个原点,向外探索的途径,唯一依靠读书。”然而,读书与写作,恰须坚守自我,与寂寞为伴,以先哲为师,遗世独立地前行,修炼一颗文艺心,让喧嚣嘈杂的世界褪为虚幻的生活背景,让自然万物在笔底悄然萌发出温度情感——一星纤尘、一朵野花、一只飞鸟,一面湖水、一个荒坡、一畦菜园,一首古诗、一段音乐、一册书卷……作者以一腔深情,以颖慧本心,以个性思考,让我们久已熟视无睹的一桩桩一件件凡尘琐事在顷刻间花开满眼,暗香氤氲……

钱红丽说,音乐具有一种超现实的魔化力量,它可以将一个枕于琐碎的人一把拎起,甩出既定的生活轨道,然后,独自升华。我这个“钱粉”却很惭愧,不得不承认,对于书中第三辑里与古典音乐有关的篇章,我想,自己就是一头无知无觉的牛吧——琴音如天籁,我竟不曾闻。好吧!赶紧上网搜一搜,补一补——每一首都要单曲循环好久,听了,再读,方稍稍感知到贝多芬《月光》里“广博精深的柔情”,在巴伦·博伊姆的指间流动时的从容、安祥与和美中,才蓦然惊觉卡拉扬版本的《拉德斯基进行曲》果真能“让快乐能从每一个骨头缝里释放出来,有班师回朝的激越”,而杜普雷大提琴曲《往事缠绵》纵然旋律简单,却也可以“重创一个人”,作者一边择菜,一边流泪的情景令人感怀……“我是个极度感性的人,自然在我的眼里是有温度的,充满了气息和热血——甚至走在草地上,恨不得趴下去舔舔草根的味道。当把一双手插进淤泥,一种来自身体深处的舒豁无与伦比”。作者坦言,是古典音乐唤醒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一次次把她还原成一个单纯明净的人,并且一日日于宁静里获取力量,让她迎着光明蓬勃而去……

散文、随笔类的书写,得有思想,有见地,有胸怀,有格局。当然,语言,更是绕不过去的,简与繁,拙与巧,优与劣,如水果,似点心,若小吃,读者张口即尝,是眉开眼笑,还是连吐带跳,语言的“馅料”就成了关键。钱红丽的语言,有诗意,有古意,有远意——她说,西湖的夜是稀薄的,薄如蝉翼,让我无力纵横;她说,茄子开五个瓣的紫花,瘦长长的个子像诗人;她说,雪中的绿萼,比红梅更有格,青玉色,缀在枝头,像一个个纯洁的念头,更像谁遗忘的绿扣子忘了拿走……是不是妙喻天成,新颖雅致?再看作者眼中的张爱玲,人到中年,笔致枯淡,是荒坡上白苍苍的芒草,一路铺到天边的枯草地,更似高山大甸里的残荷,断梗飘零,却把人生寂寥的底子涂了又涂,简直像宋人的画,处处留白,更见风骨——是不是心意别裁,风格独具?作者曾下狠心,逼自己读周作人,称其艰涩文风是被一场大火悉数烧尽的枯焦荒芜,更是被寒冬大雪冰冻过的索然虚无,字里行间,纵横了呛人的烟味以及拒人的雪意……这语言,劲道中溢才情,随性中见思想——简直没治了啊!

生活是一团麻,人人都有那解不开的“小疙瘩”。然而,钱红丽终究是“以文字的鹤嘴锄凿开一条理想的出口”,尽管专栏不断、新著连出的她一再自谦,“小说家是巍峨宫殿的制造者,像我这样写随笔的充其量是一个小木匠,打打小凳子、修修博古架、磨磨秦砖汉瓦而已”。但,人生苦短,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愿意“像怀特那样终生致力于随笔写作,做一辈子的小木匠,深切感受一朵云一阵风之美”,岂又不是天下最幸福的?况乎“吾道不孤”,“钱粉”者众,这份“美好”早已悄然化作一天星月,照亮了你我心头直达生命原乡的路。

作者:刘 敬

(责任编辑 杨孟德)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